短篇-願望
作者:九把刀
1.
在沙灘尋找貝殼時,女孩撿起了那盞油燈。
她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只看見油燈裡縷出白色的煙霧。

就如一百篇童話裡形容的那樣,白色的煙霧幻化成巨大的精靈。

她瞪大眼睛,這真是不可思議的魔術。

「主人,神燈精靈聽候差遣。」精靈躬身。

「我不是你的主人。」女孩搖搖頭。

「誰將我從神燈裡解放出來,就是我的主人。我將為妳實現三個願望。」精靈恭謹,單膝跪在沙灘上。

「不論是誰,知道你被困在這盞燈裡,都會將你解放出來的。任何人都不能給你本來就有的東西,你本來就擁有自由。」女孩拍拍精靈的膝蓋,吐吐舌頭說:「我不值得你回報三個願望,也不需要你回報三個願望。」

神燈精靈感到訝異,這是他從未聽過的答案。

八百年了,沒有人可以抗拒得了三個願望。

「難道妳沒有想要的寶物?追求的美夢?」精靈不解。

「在遇見你之前,我正在浪裡尋找傳說中,藏著一道彩虹的貝殼。」女孩低著頭,眼睛還在沙灘上尋尋覓覓。

「如果妳開口,我可以給妳一百萬個藏著彩虹的貝殼。」精靈自信滿滿。

「謝謝,不過我很喜歡在浪裡尋找貝殼的感覺。」女孩踢著浪。

「別說一道彩虹,不論是藏著一道夕陽、藏著一道晚風、藏著一道流星的美麗貝殼,只要妳開口,我就能為妳雙手奉上。」精靈的手輕輕一抹,一道彩虹衝破水面,直射落日。

「還是謝謝。」女孩笑笑,拾起腳邊的貝殼。

沒有藏著彩虹的貝殼。於是又放下。

「那麼!為妳搭建一座絕無僅有,偉大的空中城堡如何!」精靈大笑,鼓起大肚子用力往天空一吹。

白雲漩渦流轉,幻築成了漂浮在半空中的豪城。

堅固壯闊,富麗堂皇,奇幻得令人讚嘆。

「妳看!它是多麼的偉大!」精靈大呼,極力推薦:「別人絕對無法擁有,只能被魔法成就出來的美麗城郭呢!」

「我不需要別人無法擁有的東西,特別偉大的東西。」女孩還是笑笑回拒:「我只想喜歡,我喜歡的。」

精靈沒有再說話,他只是靜靜地陪著女孩踏浪。

精靈相信,年輕的女孩只是一時迷惑,或是不敢相信自己與願望之間,只有輕聲命令的距離吧。

「八百年來,我不知道幫了多少人實現他們的三個願望。」

「人們的願望都是什麼呢?」

「千年取用不盡的財富,永遠甜美的青春歲月,至死不渝的堅貞愛情。」

「共同點都是,永遠呢。」

「妳不相信永遠?」

「永遠並不珍貴,也並不特別。」女孩想了想,看著前方的滿天彩霞說:「夕陽每天都有,被所有人共同擁抱,也擁抱所有人。」

精靈看著夕陽,那是大自然最真誠的永遠。

他的法力足以製造出永恆的夕陽嗎?

這點連精靈自己也不知道,因為從來就沒有人將珍貴的三個願望,虛擲在人人都可以擁抱的夕陽。

也許,需要感到悲傷。

但在悲傷之前,精靈的職責仍是推銷他的願望魔法。

那是神燈精靈存在的唯一理由。

「七百年前,有個很愛唱歌的乞丐,曾向我許願巨大的財富。當我用力一吹,一百座金山瞬間出現在他面前時,滿山遍野金光閃閃,令乞丐興奮到把喉嚨都叫啞了。」精靈神氣十足。

「如果只是喜歡金山,太陽升起時,整座城市都是金色的呢。」女孩看著金色的大海,伸手撈起一朵金色的浪花,說:「如果有人認為金錢可以買到快樂,他就是窮人之中的窮人。」

精靈怔怔看著女孩手中的金色浪花。

「他的第二個願望呢?」

「因為害怕金山被搶,所以他用第二個願望造了一百座刀槍不入的大倉庫,將一百座金山鎖在裡面,分別由一百把鑰匙保管。」

「第三個願望呢?」

「他遲遲不肯許,因為他害怕一百座金山也有花完的一天。」

「等到那一天,他就可以把第三個願望用上了。」

「沒錯。」

「故事的最後呢?」

「他連一座金山的萬分之一都還沒花完,就老死在巡邏倉庫的途中,連第三個願望都來不及許呢。還記得他老死之前,我沒聽見他再唱過一次歌,只記得他鑰匙一次又一次插進倉庫鎖孔裡,喀啦喀啦的聲音。」

「許願變成了束縛呢。」

女孩抬起頭,看著海鷗劃過熟透的天際。

精靈咀嚼著女孩的話。

也許財富不是女孩的嚮往,於是精靈想起了另一段故事。
2.

「曾經有個受盡嘲笑的醜女孩,向我許願能夠迷倒眾生的絕世美貌。」精靈一吹氣,氣裡帶著曾經的回憶。

浪花裡浮現出,一個傾國傾城的美女。

「真美。」女孩讚嘆。

「可不是?成為絕世美女的她開心的不得了,所以第二個願望,自然是永恆的青春。」精靈得意洋洋:「只有永恆的青春才能留得住絕世的美貌,真是完美無暇的第二個願望。」

精靈躬身示禮,浪花裡的美女姿態曼妙,昂首舞向天際。

「然後呢?」女孩很關心另一個女孩。

「美女想找一個足以匹配她絕世容顏的男人,於是美女貼出公告,希望想追求她的男人在世紀末的那一夜,都到她的家門口排隊。」精靈閉目回憶。

精靈遙遠的記憶捲進了大海,金色的波浪幻化出那夜排隊的盛況。

「仰慕她美貌的男人都來了,隊伍將整個國家圍了一圈,其中不乏王宮貴族,武士英雄,詩人畫家……每個男人見了她的絕世美貌後都驚為天人,不惜一切代價示愛,整個國家的玫瑰都給摘光了。」精靈熱烈推薦永恆美麗的願望。

「結果她選到了真命天子嗎?」

「沒有,一個也沒有。美女覺得沒有人可以匹配得上她的傾城容顏,更沒有人能伴侶她的永恆青春。」精靈無可奈何:「在玫瑰叢林裡,美女越來越覺得不對勁。她的美麗是永恆的,卻要選一個註定越來越老、越來越醜的男人作伴,這不是很不公平嗎?」

「她可以將剩下的願望,分給她喜歡的男人啊?」女孩天真地說:「也許喜歡她的男人,也願意為她許下永恆青春的願望,陪她幾千幾萬年啊?」

「我也曾經這麼建議過。」精靈一攤手,金色的幻影再度化為海浪,說:「但一個企求絕世美貌,又執著永恆的女人,怎麼肯將珍貴的第三個願望分享給其他人呢?」

沒有人會在意蝴蝶的過去是醜陋的毛毛蟲,就連蝴蝶自己,也忘記了過去醜陋的毛毛蟲模樣。蝴蝶的人生,自然是跟毛毛蟲截然不同的要求。

「結果她許了什麼願望啊?」

「她許了夢。」

「夢?」

「美女許了一百萬個美夢的額度。美女覺得只有在虛幻的夢境裡,才能遇見永遠擁有絕世俊色的男子,那樣的男子才配得上她。」精靈看著火橘的天際。

一隻海鷗慢慢下飛,停在精靈的肩膀上。

「動人的美貌,加上完美的青春,卻買到了虛幻的孤獨。」

女孩嘆息,在沙灘坐下。

精靈也坐下,肩上的海鷗慵懶地整理羽毛。

「妳的註解真是殘忍。」精靈巨大的雙腳被浪淹沒,喟嘆:「好像我為人們所作的,都是沒有意義的戕害。」

女孩笑笑不答。

許久,女孩與精靈分享著落日緩緩的沈默。
3.

「精靈先生,你覺得什麼是願望啊?」女孩抱著雙腳。

「願望就是……希望得到的東西。」精靈率直地說。

「那是慾望,不是願望。」女孩若有所思,橘色的風吹過她的長髮。

「兩者之間有什麼分別?」精靈不懂。

他實在是不懂。

「我爺爺說,願望代表了追求,代表著希望。」女孩微笑看著精靈,說:「希望可以帶來力量,慾望不行。」

「那慾望呢?慾望不能帶來力量嗎?」

「慾望只能帶來更多的慾望,這是剛剛聽的兩個故事告訴我的。」

是嗎?這就是慾望嗎?精靈看著自己巨大的雙手。

精靈想起了,八百年前的三個願望。

「從前,有一個住在沙漠村莊裡的男人。」

精靈雙手一抹,無數海市蜃樓拔地而昇,將時空帶回遙遠的八百年前。

黃沙滾滾,仙人掌綠了一片洲。

一男,一女。

「男人深深愛著與他從小一起長大的女人,但女人卻一點也不愛他,她說,他們只是朋友。不管男人怎麼苦苦追求也沒有回應,女人只說,她對男人沒有愛情的感覺。」精靈的眼睛裡浮現出那女人的樣子。

那樣子既模糊,又清晰地彷彿昨夜才愛過。

「那怎麼辦?」女孩不懂愛情,但她懂得用心聆聽。

「男人也不知道該怎麼辦。自己深深喜愛的女人,卻對自己沒有一點愛情的愫,這件事不只難以理解,還很可怕。」精靈彎腰,掏起了一掌沙。

沙子裡,炙滿了痛苦。

因為沒有愛。

「有一天,城裡來的駱駝商隊經過了那片綠洲,得到綠洲裡的村莊熱烈地招待。突如其來地,僅僅只一個眼神,女人就愛上了商隊裡的英俊商人。」精靈看著海市蜃樓裡的女人。

女人的眼睛裡盡是愛情的顏色。

這個世界上,竟有苦苦痴纏也無法企求,但別人一個眼神就可以換到的愛情。

殘酷的事實,猶如荊棘一樣蔓刺進男人的靈魂裡,無法掙脫。

「三天後,女人就要嫁給了英俊商人。男人心裡痛苦無比,只能在沙漠裡毫無目標地走了一整個晚上,希望自己就這樣渾渾噩噩走到生命的盡頭。」精靈說,肩上的海鷗啄食著他巨大的耳朵。

「真可憐。」女孩努力想像著,失去愛情的痛苦。

「走著走著,男人的雙腳幾乎被沙塵淹沒,體力不支,最後終於倒在星夜之下。」精靈輕輕一吹,寂寞的夜色絳垂。

既是巧合也是命運,男人在沙海裡,發現了一只破舊的油燈。

輕輕一擦,油燈裡浮霧出紫色的清煙,清煙化作一個巨大的神燈精靈。

「原來,這個世界上不只一個神燈精靈。」女孩驚呼。

「還記得,那個沒有名字的遠古精靈,按照無法追溯的約定,遠古精靈邀許了男人三個願望。」精靈平靜地看著沙漠裡,男人匍匐在遠古神燈精靈的腳下。

為愛受盡痛苦的男人,絲毫沒有任何猶豫,就開口了第一個願望。

「精靈大神,請讓我心愛的女孩,永遠失去對未婚夫的愛……一輩子也無法重拾對他的愛情。」男人乾熱到幾乎綻裂的喉嚨,委屈地撕吼著。

「主人,這是多麼可怕的願望!主人的願望改變的將不是主人自己,還影響了其他人的人生,主人必須仔細思考這種願望帶來的後果。」遠古精靈嘆息。

「什麼後果都比現在快樂百倍!」男人像獸一樣綣曲著身體,顫抖著。

顫抖,不知道是為自己的願望感到羞恥,抑或是萬分委屈。

「那麼,第二個願望呢?」遠古精靈哀憐俯視他脆弱的主人。

「精靈大神,請讓全世界除了我之外的男人,都無法對我心愛的女孩產生愛情,讓我對女孩的愛情獨一無二!」男人渴求的面目,猙獰地吹動周圍的沙。

果然如此,這個世界的所有人,都希望自己的愛情是獨一無二的存在。

只有當自己的愛情是特別的,才有了真正的重量似的。

第三個願望呢?遠古精靈已經猜到。

因為這幾百年來他遇過的每個主人,都是慾望的容器。

「最後,請讓我心愛的女孩瘋狂愛上我,對我的愛情堅貞如日,至死不渝。」男人的眼睛綻放出奇異的色彩,那是強大的慾望。

佔據所有一切的慾望。

「主人的三個願望將得到應許,但由於主人的願望就好像無限擴大的沙漠海,不僅令主人一人深陷,還覆蓋了世界上無數的人生。」遠古精靈的語氣中,流露出淡淡的哀傷:「所以,如果有一天主人對這三個願望感到痛苦的後悔,主人將付出昂貴的代價。」

「什麼代價?」男人苦笑,根本無法理解這三個願望如何會令他後悔。

遠古精靈說出了許願的誓約。

「如果主人後悔了,這三個願望將成為箝禁靈魂的枷鎖,主人將失去人的形態,從慾望的容器,變成了慾望本身。一千零一年,整整一千零一年,都將專司為人實現願望的神燈精靈。」遠古精靈最後的警告。

「我一輩子,不,十輩子,都不可能為這三個願望感到一絲後悔!這就是我的愛情!獨一無二的愛情!至死不渝的愛情!」男人雙手擎天,奮力嘶吼著。

快樂地嘶吼著。

在不相稱的嘆息聲中,遠古精靈再度幻化成一縷清煙。

夜風一吹,油燈沈進了沙的暗流,前往下一個需要三個願望的地方。

擺脫因痛苦產生的疲憊,男人愉快地站起,在滿勺星夜下抖落沈重的流沙。

他已經得到了他日夜盼望的完美愛情,充滿了生氣蓬勃的希望。
4.

「結果呢?」女孩感到不安,忍不住握住了精靈的小指頭。

「回到綠洲裡,女孩與商人的婚禮因為愛情的突然失墜,理所當然取消了。」精靈看著綠洲上,一幕幕海市蜃樓的回憶。

接下來發生的事,如實按照男人與遠古精靈之間的契約進行。

女人從此死心塌地愛著男人,男人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樂。兩個人很快就結婚,成為綠洲裡人人稱羨的一對。沒有人對他們幸福的未來有任何質疑。

有一天,男人為了追求更大的事業,暫別了妻子來到沙漠邊緣的城鎮做生意。

那新的城鎮,新的事業裡,男人沒有忘記妻子很喜歡鮮紅的玫瑰花。男人尋尋覓覓,在城鎮的角落發現了一間擁有上百品種玫瑰的花店,此後每次往返沙漠與城鎮,男人都不忘在行囊裡放進一朵漂亮的玫瑰。

花店的擁有者,是一個臉上擁有玫瑰色紅暈的美麗女子。

在無數次的買賣與交談裡,男人發覺自己竟深深愛了美麗的花店女主人,而花店女主人也在不知不覺中,傾心充滿沙漠氣息的男人。

來自沙漠的男人,與城鎮裡的花店女主人,就這麼深陷進狂野燃燒的愛情裡。這把巨大的愛情,燒出了男人對愛情截然不同的認識,也燒出了原本慾望的荒謬。

男人的妻子,很快就從丈夫的眼中察覺到了背叛。

妻子困鎖在精靈的願望能力中,無法自拔地乞求男人的回心轉意。

但愛情之所以珍貴,就在於愛情幾乎是努力無法保證能換取的,天使般的美妙報償。男人無法逃避與花店女老闆的愛情,更渴望擁有熱烈的愛情。

這些都是男人當初跪求在遠古精靈前,所始料未及的。

男人只好哀求妻子的成全。

成全?

妻子擁有的,僅僅是至死不渝的愛情。

於是妻子自殺了。

妻子用死的方式,成全丈夫與另一個女人的愛情。

男人呆晌地看著妻子冰冷的屍體,想起了兩人之間發生的種種,不禁流下後悔的眼淚。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。這一切都是他自做主張的慾望造成的。

愛情來的出乎意料。

失去時,也悄聲無跡。

用私慾捕捉千變化萬的愛情,不公平地囚牢了所有人。

深悔的眼淚滴落,男人的軀體幻滅成煙,從此變成了慾望的奴隸。

「成為了,我今日的模樣。」精靈說,看著海市蜃樓崩毀在金黃浪花中。

八百年了。

神燈每隔一段時間,就會被偶然拾起,為人們實現一個又一個的願望。

關於巨大財富的願望。

關於永恆美麗的願望。

關於幸福愛情的願望。

只是這些許願的人們,從來就分不清楚,願望與慾望之間的分別。

許願的人們到底滿不滿足,誰也無法替他們定奪。

「你真可憐。」女孩拉著精靈粗大的指頭。

「幫人實現願望,大概就是我僅剩的救贖了吧。」精靈搔搔藍色的腦袋,苦笑說:「每次看見人們願望實現的快樂模樣,我就衷心祈禱他們能夠真的開心,真的滿足,不要像我一樣。」

距離一千零一年的期限,還有好多個願望等待精靈實現。

「能夠替人實現願望,真的很棒呢。」女孩笑嘻嘻拉著精靈,安慰巨大的他。

精靈欣慰地笑笑,等待女孩考慮好了,他便舞手完成她的願望。

但女孩只是抬頭看著他,清澈的眼眸映著精靈空虛又疲乏的巨大身軀。

「從來都沒有人問你,你想要許什麼願望嗎?」女孩開口。

精靈愣住。

怎麼可能,有人願意將珍貴的願望權利,分享給其他人呢?

更何況是分享給,專司實現願望的神燈精靈?

「沒有。」精靈茫然說道:「當然沒有。」

「那麼,你想許什麼願望呢?」女孩。

精靈的腦子完全空白,不知所措。

從來都沒有人關心神燈精靈,想要完成的心願是什麼。

不過也不怪那些急著許願的人們。八百年了,八百年都困在小小的破油燈裡,只有在人們許願時才能出來透透氣,連精靈自己也難以想像這樣的自己,還需要什麼破爛願望?

「我想要……」精靈有些困窘,看著偌大的天與海。

想要什麼呢?

想不出願望的精靈,竟有些無法言喻的羞愧。這簡直愧對願望推銷員的身分,彷彿願望本身只是一場虛無的交易。好苦惱。

遠處的火紅夕陽,早已輪入了海平面,只在海波上留下一道溫柔的紅。

星星悄悄穹廬了天空,一閃一閃,似乎在唧唧喳喳著精靈與女孩。

精靈肩上的海鷗終於收拾好慵懶,揚翅劃向天際。

幾個眨眼,海鷗已成了遠方的白點。

無可捉摸的白點。

「自由。」女孩也看著天空。

「自由?」精靈喃喃自語。

「有了自由,你就可以海闊天空追尋你的願望,實現你的願望。」女孩微笑,鼓掌說道:「從今以後你不再是個神燈精靈,不被願望束縛,自由自在囉。」

就這樣?

簡簡單單,就解開了精靈身上的誓約枷鎖?

「那麼,其他的兩個願望呢?」精靈流下了眼淚。

那是重獲自由的眼淚。

那是,得到關心的喜悅。

「有了一個美好的願望,其他的願望就變成了貪心了呢。」女孩幽幽說道。

精靈點點頭,充滿感激地看著女孩。

女孩的天真無邪,無欲無求,本身就是最大的自由。

那是每個人都天生擁有的稟賦。

只是常常,人們都忘記了這份自由。

正是這份自由帶給人們追尋的勇氣,實現願望的力量。

星夜終於完全承襲了白晝,女孩始終沒有撿到藏著一道彩虹的神祕貝殼。

但女孩不急。

女孩說過,她喜歡的,其實是浪裡尋找神祕貝殼的過程。

「再見了,精靈先生。」女孩揮揮手,回家的時候到了。

「再見了,我的天使。」精靈傻呼呼地站在沁涼的海水裡。

雙開巨大的雙臂,有點茫然,有點興奮的深呼吸。

一時不曉得該去哪裡,但精靈不急。

精靈有的是自由,尋找願望的方向。





陽光灑落的窗口邊,一盞溢滿鮮花的小油燈。

全站熱搜

秋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